论文发表绿色通道

加大对韩传播力度正当其时

关于本文的内容介绍

今年6月,韩国新任总统朴槿惠率领韩国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使节团,对我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她将此次访华旅程定为“心信之旅”,意与我国寻求真诚的沟通和增进互信。朴槿惠此次访华取得了圆满成功,不仅签署了两国在经济贸易、环境保护、人员交流等领域深化合作的具体协议,而且为两国今后的全方位合作构建了总体性框架。韩国的主流媒体纷纷发表评论说,应以朴槿惠总统访华为契机,进一步深化和推动与中国的关系,为充实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内涵做出更多的努力。

韩国国内的现实情况也与韩国的外交大环境相向而动。在朴槿惠访华之前和访华之后,都掀起了一股谈论中国和中韩关系的“热潮”,整个韩国社会关注中国的程度比之前高了许多。人们普遍认为,今后韩国的发展离不开中国,中国的影响力和重要性会不断加强。于是希望知道和了解中国的韩国人多了起来,两国关系也借助这股“东风”迎来了二十年来最友好、最融洽的发展阶段。我们应借助这样的良好氛围和有利时机,加大对韩国的传播力度,进一步提升中国的国家形象,并努力将韩国打造成向亚洲和世界展现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窗口和平台。结合当前的中韩关系大环境以及韩国受众的特点,笔者以为,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大对韩国的传播力度。

第一,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正面宣传我国的和平发展政策,解释和说明我国的发展理念,以实际行动消除韩国人的怀疑和戒备心理,让韩国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中国的发展带来的各种“实惠”。目前,韩国国内仍然有一部分人对中国的发展持怀疑和否定的态度,抱有戒备心理,认为韩国会“受制”于强大起来的中国,中国的发展会吞噬韩国等等。其实,韩国人心里很清楚,中国的发展肯定会给资源和市场都有限的韩国带来诸多“好处”,只是他们不确定未来10-20年中国发展起来以后,还能否像现在一样“受益”。这种心理主要源于对我国未来整体发展战略的不了解甚至是误解。我们有必要通过各种渠道和载体解释和说明我国的总体发展战略,特别要强调和凸显两国的利益结合点,为未来中韩合作和共同发展指出具体路径,让韩国人心里感到“踏实”、“有希望”。这种戒备心理、怀疑心理消除了,韩国人才能够“心甘情愿”地接受我们的文化和理念,我们的传播工作自然就会有成效。这一点尤为重要。

第二,借助“文化同源”这一中韩两国之间特有的“共同因子”,在不同领域,通过各种方式,增强传播力度。历史上,韩国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尤其是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至深。每一个韩国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儒家文化的因子,因而每一个韩国人或多或少都有“中国文化情结”。此次朴槿惠总统访华,打的也是“中国文化情结牌”。她用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说中文”、“儒家经典名句”和温文而雅的“东方女性之美”拉近了与中国人民的关系。中国人民能够欣然接受她,就是因为她的身体力行让中国人产生了强烈的“文化共鸣”,对她产生了好感。从中国政府给予她的“高规格”礼遇和中国人民对她的评价来看,朴槿惠此次访华精心打出的“文化共鸣牌”是成功的、适宜的,访华成果也高于预期。在对韩传播策略方面,我们也要巧妙借助韩国人身上具有的“中国文化情结”这一特性,努力与韩国人产生“文化共鸣”,拉近中国文化与韩国人的距离,让韩国人接受中国文化更加主动、更加自然、更加顺畅。例如,今年8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政协委员和韩国国会议员之间的围棋交流赛就是很好的尝试,借助两国“文化同源”这一特性进行交流,不仅可以激发双方的兴趣,而且容易产生文化认同。我们要多挖掘这种基于“文化同源”而进行的文化传播活动,而且要多推广、多宣传。明年,交流赛将移师韩国举办,届时我们应搭交流赛“便车”,做好相应的宣传和传播工作。

第三,提高和强化韩国主流媒体传播渠道内正面报道中国的比重和力度。从韩国现实媒体传播来看,韩国的舆论和舆情可以说严格受三家电视台(韩国广播公司、文化广播公司、汉城广播公司)和三大报纸(《朝鲜日报》、《中央日报》、《东亚日报》)的“管控”和“影响”,门户网站则以www.naver.com、www.daum.net最有代表性和最有影响力。以朴槿惠访华为契机,韩国的一些主流媒体正面报道中国的迹象开始显现出来,我们应及时抓住这种有利时机,为韩国主流媒体渠道内注入更多的有关中国的正面信息。根据笔者多年来的实地考察和与不同领域、不同层次韩国人的接触和交流情况来看,韩国人主要是通过互联网、电视、报纸和杂志、朋友、工作单位、到中国旅游、广播等渠道获得有关中国信息。其中,互联网、电视和报纸杂志是韩国人获得中国信息的主渠道。

所以我们要通过一些方式“介入”这些渠道,让韩国人对中国有一个准确客观的认识。当然,目前还是有一些韩国媒体“热衷”于报道中国的“负面消息”,并且还“添油加醋”贬损中国,这严重影响了韩国人心目中的中国形象,对于普通韩国受众了解真实的中国有百害而无一利。对于这种做法,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要与这些韩国媒体接触、交流,了解他们的“用意”,对于不客观、不公正的负面报道,要通过官方渠道提出抗议。除此之外,我们也要主动向这些媒体提供反映中国客观情况的报道题材和内容,尤其是面对“负面消息”,我们不应该“遮遮掩掩”,而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处理经过等真实情况如实地告知对方,并讲清我们的立场和态度,不给对方“发挥”的空间和余地,力求让这些媒体做到准确、客观地报道中国。对于影响比较大、涉及中国国家形象等重大问题的报道,我方媒体可以与韩国媒体进行“联合报道”,防止韩国媒体断章取义或主观臆测,进行与事实严重不符的歪曲报道。

第四,要重视和关注新媒体领域的传播工作,尤其是智能手机终端,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可能会成为对韩传播工作的“主战场”和“主渠道”。目前,韩国是全世界无线宽带网络普及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网速则是全球第一。截至今年第一季度,韩国的智能手机普及率达到了73%,即有3500多万用户(根据2011年的统计,韩国的总人口为4900多万)通过智能手机进行观看视频、查看信息、下载应用软件、购买商品等活动。今年第一季度韩国益普索市场调查机构针对韩国1000名18至64岁的智能手机用户进行的消费者形态调查报告显示,82%的应答者表示每天都在使用智能手机;63%和72%的人表示在外出时一定会携带智能手机和每天都会利用智能手机进行信息搜索。显然,智能手机终端已成为韩国人获取各种信息的主渠道。所以,我们的对韩传播工作也要适应移动网络发展的形势和要求,为这些智能手机终端和新媒体提供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中国“内容”。

第五,培养更多的“知华派”、“懂华派”,让韩国人为我们说话。笔者从掌握的一些调查数据和实地走访获得的信息了解到,目前韩国国内研究中国的学者数量仅仅是韩国国内研究美国学者数量的百分之一,即1:100。换言之,比起“知美派”、“挺美派”,韩国的“知华派”、“懂华派”数量严重不足。这种现象不仅不利于我们的对韩传播工作,而且也不利于我们在韩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按照韩国成均馆大学中国研究所李熙玉所长的说法,韩国学界也想加大对中国的研究和青年学者的培养,但受限于机构规模小、人员不足、没有稳定的经费支持、研究课题随总统选举周期的变动而起伏较大等原因,目前韩国的中国研究以及韩国国内“知华派”、“懂华派”的声音和影响力还很有限。鉴于此,我方应加大对韩国国内中国研究以及青年学者培养的支持力度,扩大韩国国内“知华派”、“懂华派”的群体数量,让真正懂中国、了解中国的韩国人为我们说话,这样我们的传播工作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总之,我们应借助当前中韩关系最融洽、最友好、对方有“需求”的有利时机,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切实加大对韩传播力度。由于韩国所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在东北亚地缘战略格局中发挥着独特作用,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对韩传播工作做到位、做到实处,这将对我国整体的对外传播工作产生积极影响。我们应充分认识韩国在这方面所具有的“战略价值”。

 

相关文章

上一篇:电,煤利益博弈如何收场
下一篇:关于落实中央“八项规定”长效机制建设的思考

百通期刊网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