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绿色通道

从气候传播到对外说明中国——访中国气候传播项目中心主任郑保卫

关于本文的内容介绍

气候变化业已成为一个全球性议题,应对气候变化亦是一个需要全人类关注和全球治理的课题。全球化时代,沟通交流、合作共赢是必然选择。在气候变化与气候传播领域也是这样,不仅需要各国政府的联合行动,也需要加强学术界的沟通与合作,形成研究气候变化和气候传播的学术共同体。基于此,中国气候传播项目中心于10月11日至13日发起倡办了“2013气候传播国际会议”,以期在各国学者间寻求共识,协调行动,共同推进气候变化与气候传播研究,使其达到更高水平,产生更大的学术影响力和社会推动力,使气候传播在世界范围内渐成气候。笔者与会期间采访了中国气候传播项目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保卫教授,请他谈谈气候传播的内涵与外延,以及如何在气候传播及更广阔的领域向外说明真实的中国。

推动气候变化议题的公众参与

郑保卫教授认为,气候变化既是环境问题,也是发展问题,但归根到底是发展问题,它关乎国家的发展、民族的发展、社会的发展,乃至人类的发展。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中,气候传播发挥了重要作用。郑教授称,学界对气侯传播的研究是在气候变化问题日益受到社会关注之后开始的。2010年4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同乐施会合作,率先在国内启动了中国气候传播研究项目,首次采用了“气候传播”这一概念。“气候传播”是指从新闻与传播的角度研究和解读气候变化问题,是一种有关气候变化信息与知识的社会传播活动,它以寻求气候变化问题的解决为研究方向和行动目标。研究气侯传播是要借助传播的手段,运用有效的传播策略和方法来促进社会公众对气候变化的认识,并最终体现在引导其自身投入适应和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上。

郑教授说,一开始我们偏重于把气候传播研究的注意力集中在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上,主要关注政府、媒体NGO在国际谈判中的传播行为及效果。但实践说明,任何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和气候变化问题的最终解决,还要靠取得社会共识,得到公众响应和支持,靠公众自觉的参与来实现。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项目中心近两年秉持“两路并进、双向使力”的原则,开始把研究的视角转向社会与公众。2012年,中国气候传播项目中心举行了“气候变化和气候传播进社区、进校园、进农村、进企业”活动,举办了气候变化图片展,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中国公众气候变化与气候传播认知状况调查”、“中国城市公众低碳意识调查”。从实践效果看,这些活动在普及气候变化与气候传播知识方面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对于推动全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起到了促进作用。2012年,项目中心的调查显示,中国公众对气候变化的认知度达到93%(美国是64%,英国是72%),这一数据在多哈会议期间被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高级官员、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引用,以此肯定中国政府在动员公众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作出的努力。

项目中心自成立以来,还先后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举办地墨西哥的坎昆(COP16)、南非的德班(COP17)和卡塔尔的多哈(COP18)以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举办地巴西的里约热内卢(Rio+20),举办过多场国际性的气候传播边会。在这些会议上,项目组展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发出了中国的声音,表达了中国学者和公众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立场,在国内外形成了一定的学术影响力和实践推动力。

为进一步推动国内外关注气候变化和气候传播的学者及各界人士凝聚学术共识,扩大世界影响,郑教授领导的项目中心发起倡办了“2013年气候传播国际会议”,这是世界气候传播领域的首届大型国际会议。参会的学者来自美国、英国、俄罗斯、加拿大以及瑞典、比利时、墨西哥、印度等国家。他们中既有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也有媒体、非政府组织和企业界人士,还有联合国机构和国家政府部门的官员。此次会议无论是性质和内容,还是规模和规格,都具有开创性和国际意义,将有助于推动气候变化议题的公众参与,进而在全世界形成应对气候变化的自觉行动。

争取气候传播领域的国际话语权

郑保卫教授认为,在少数西方国家更多关注自身利益而不愿承担应有责任的情况下,中国在国际平台上应积极发出自己的声音,掌握推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主动权,赢得气候传播领域的国际话语权。关于如何做好中国的气候传播,郑教授建议:

积极介绍政府措施和民间实践。在践行节能减排方面,这些年中国政府的姿态很高,全社会的行动也很积极,做了不少实际工作,得到了联合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认可。下一步我们要继续通过政府、媒体和NGO组织三方合作,打好组合拳,不断将我国各项举措介绍出去,努力推动国际社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形成共识,掌握气候传播领域国际话语权。

借助外力传递好中国声音。政府相关部门要积极和国际媒体、NGO组织加强沟通与合作,充分利用其把中国政府要传达的信息发布出去,以期取得更好效果。

国内建立长效机制。应对气候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政府要从战略角度进行全盘考量,建立长效机制,设定中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逐步推进,以达到既定目标。对外不必过多进行驳斥。中国在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不必太在乎别人的评价,也没必要过多地去驳斥别人的观点,要少说多做,把节能减排变成社会共识,用行动来改变舆论环境,在国际平台上的发言要力求做到有理、有利、有节。

转变思维,把握受众心理。尽管多年来业界一直倡导在对外传播中要坚持用事实来说明中国,但在实践中却仍然常常以宣传为主,导致国外受众对我们的传播存在逆反心理,难以做到入耳入脑入心。考虑到许多国外受众对中国缺乏认知,我们的对外传播需要注意多研究国外受众,既要了解他们对中国的认知程度,也要与他们的接受习惯及心理需求对接,这样的传播才可能取得效果。

信息公开,透彻说明中国。在面对突发事件时,要想赢得传播的主动权,最好办法就是坚持信息公开。相关信息发布部门要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说话,在媒体急于获知信息的时候提供事实,力求不缺位,不失语。其次要“多说话”,因国外受众大都不太了解中国,很多事情需要不厌其烦地作反复说明,才能讲清事实、说明道理。再次要“说明白话”,即要善于运用国外受众愿意听、听得懂、能接受的语言,真正让他们明白我们要说的话。

说好故事,讲究传播艺术。要把真实的中国传播出去,媒体要学会运用细小事实作为新闻的由头,通过细节描写吸引受众的注意力,用有趣的表达,达到传播的效果。新闻发言人也可采取这种方式处理好同外国记者的关系,改单向通报为互动交流,使用有个人魅力的语言,使信息发布在交流和互动过程中完成。

郑保卫说:“对外传播要学会挖掘人性中共性的东西来讲好中国故事。比如在对外交往中将心比心,以诚换诚,可以很好地促进外界了解我们。外国人对中国存在偏见,其原因之一是因为对中国不了解,而了解之后偏见就会有所消除。了解的过程就是互动的过程,就是信息沟通的过程。我们可利用这些人类共同的心理开展对外传播。”

 

相关文章

上一篇:上帝粒子和宇宙的构成
下一篇:条件的误区

百通期刊网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