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绿色通道

_舌尖上的中国_叙事策略探析

关于本文的内容介绍

 

纪录片要揭示的是一种现象,现象是一系列相似事件堆积的集合,它往往是静态的、普遍的、相对沉默的话语内容。《舌尖上的中国》(以下简称《舌尖》)播出以来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赞誉与热烈反响,成为了当年的文化事件。究其原因,出色的叙事结构与叙事技巧功不可没。本文即以《舌尖》为分析文本,对其叙事技巧做些探析,希望能够对其他电视记录片起到参考作用。

一、采取平民化叙事视角,以人物为故事载体《舌尖》采用平民化叙事视角,通过关注社会中的小人物,复原生活的自然和本色,从而挖掘其日常生活背后深刻的社会真实与隐藏的普遍人性。这种平民化创作理念对于走惯了“理性至上的宏大叙事路线”的中国纪录片来说可谓是一次新鲜的尝试。《舌尖》虽以美食为内容核心,但并不仅仅停留于渲染食物的视觉魅力与奇观效果,而是大量运用个体叙事,把更多的镜头献给了创造或发掘这些美食的人,将美食这一人类共性话题埋进现实生活深处,埋进个体命运的变迁与沉浮中。

《舌尖》借鉴民族志传播学的相关方法,选择性地抽取中国各地的美食样本,并以人物为介绍美食的故事载体,七集中共讲述了54个不同人物的故事,详细介绍了每一位“美食人物”,包括他们的姓名、居住地以及职业,并截取他们生活中的一段时光,用镜头对他们的劳作给予温情的刻画与赞美,真实记录下他们的精神面貌和梦想追求。观众看完后,感受到的不仅是诱人的美味、暖人的亲情,还有亲切的人物形象,比如清晨早起采松茸的云南姑娘卓玛、卖黄馍馍的陕西汉子老黄、70多岁的吉林“鱼把头”、手工制虾酱的大澳老人等,都予人印象深刻。

中国以往的纪录片往往着眼于高度及深度来拔高,但是我们的切入视角太高,往往不能获得更多观众的认可和共鸣,而“从看似平常处取材,以原始形态的素材来结构影片,表现一些个人化的生活内容,达到一种蕴含着人类具有通感的生存意识和生命感悟。”——《舌尖》选取大众视角与平民化立场,在叙述真实的同时体现出“人本”叙事的艺术追求,通过对人、食材以及自然界与现代社会之间关系的微妙刻画,探索时下中国社会中人的生存、人的尊严、人的个性;讲述中国人与食物之间难以割舍的情愫和记忆以及中国人与自然天人合一、和谐共生的共处方式;传达出几千年来中国人在劳动中所产生的味觉审美及智慧思考……这一切都使得原本客体的食物具有了浓厚的人情味与生活感,给观众带来了浓浓的乡情与深深的感动。

总编导陈晓卿说“我们把位置摆得很低”,的确,豪门宴饮与山珍海味并不意味着高贵,大味必淡,往往是最边远最朴素的厨房里,贮藏着最美的人间味道。也正因此,《舌尖》的镜头尽可能地规避了豪华酒店的精致盛宴,而把焦点放在了老百姓厨房中的一锅一碗,在平等展示全国各地普通人的饮食习惯与饮食喜好之余,更将中国底层劳动者勤劳、吃苦、隐忍的精神捧至观众眼前。工业化的复制本质使现在的城市变得极其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漂浮在街巷空气中的美食味道。然而“在城市中,看得见包装好的食品,但看不见食品的‘成长过程’。在盒装食品充溢的超市里、在杯盘叠错的餐厅中,消费场所、消费人群和消费品被压缩成一个即时性的平面。”

《舌尖》则带着一股对农耕文明的深深眷恋,携我们重回乡土民间,回顾食物的成长史,重温手工操作的文化史,展现了一幕幕鲜活而生动的关于食物、关于底层的文化图景。如《自然的馈赠》中老黄在完成腌制火腿的工序之后,弯着腰认真仔细地捡拾起散落在桌子各处的诺邓盐。这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它折射出来的是云龙人对自然、对生命的敬畏之情——虽然现代化的工业已经使盐变成了一种成本极低的商品,但是云龙人深知制盐的过程复杂,所以他们对每一粒盐都倍加珍惜,而我们这些居住在城里的人却每天都在用金钱挥霍着宝贵的资源——《舌尖》用这种对食物朴素细腻的描述和平民化的表达,使影片拥有了打动人心的力量。正如美国叙事学家华莱士·马丁所说:“叙事视角不是作为一种传达情节给读者的附属物而加上去的,相反,学理审视在绝大多数现代叙事作品中,正是叙事视角创造了兴趣、冲突、悬念、乃至情节本身。”《舌尖》放弃了央视以往偏爱的“义理考据”和“文献辞章”的传统路数,从平民意识出发,拍摄普通人的家常菜。正是这些普通老百姓的普通情感加上家常菜,才使观众与影片形成如此默契的对话关系,也正是这些普通人的故事,获得了观众的情感认同,同时成就了本片的叙事意旨。

二、运用陌生化理论包装镜头语言陌生化理论认为,文艺的美感特征首先在于惊奇陌生的新鲜感,它“是一种重新唤起人们对周围世界的兴趣,不断更新人们对世界感受的方法,它要求人们摆脱感受上的惯常化,突破人的实用目的,超越个人的种种利害关系和偏见的限制,带着惊奇的眼光和诗意的感觉去看待事物。从而使人们返璞归真,重新回到感觉的震颤瞬间。”

《舌尖》作为一部以视觉文本为依托的美食纪录片,其传达的内容本就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按理已没有多少新鲜感和冲击力,而运用陌生化理论的意义就在于将本来熟悉的对象——食物——变得陌生,使形式——制作食物的过程——变得困难,以增强认知的难度和时间的长度。《舌尖》中的陌生化手法的运用突出体现于镜头语言中。

《舌尖》作为一部高清拍摄的纪录片,硬件方面的素质自不必说,对镜头的运用更是考究至极。该片每集48分钟,镜头数量最高达到1300多个,镜头平均时长约两秒钟,其镜头数量之多、剪接之频繁,比之以往的中国纪录片几乎是空前的。如第五集《厨房的秘密》的片头部分,36秒的时间里镜头数高达38个,平均镜头长度不到1秒,各种精美的菜肴令人眼花缭乱。再如在第二集《主食的故事》中,镜头跨越了山西、新疆、贵州、广东、甘肃等多个省区,大跨度的视野远远超越了观众日常的生活经历,从而产生陌生化的视觉效果和视觉兴奋。正如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同道所说:“我们吃东西是有强烈的地域特征,但在这个作品的每一集中,都让我们饱览了那么多地方,享受了各种不同的美食、风景、文化,也分享了不同的记忆。这样一种方式,就容易带给观众视觉兴奋,也带来‘陌生化’的视听效果。”

除此之外,摄影师们在拍摄过程中还运用了很多复杂的机位,许多原本可以用常规镜头拍摄的场面却不惜成本地借助吊臂甚至航拍等手段来实现。如第四集《时间的味道》中,朝鲜族姑娘金顺姬回家的场景就是由吊臂拍摄的,随着女儿进家门喊家人,吊臂开始慢慢从门上升起来直到院落里,展示给观众的是一个温馨唯美的院落。中央电视台副台长罗明说:“就为了一个镜头,用吊臂在院外拍摄,这种设计体现了编导对艺术表达的追求,一个吊臂镜头和一个常规镜头的投入是完全不一样的。”再如本集中展现湘西苗寨腌鱼的制作过程时,将静止的竹桶和慢速行走的猫作为拍摄对象组成叙事画面,竹桶前是幽深内景、后是静谧山谷,猫从右侧入画,左侧出画,一静一动,一远一深,腌鱼制作的时间流逝感就此而出。

 

 

相关文章

上一篇:“说新闻”与新闻播报样态的变迁
下一篇:编辑出版技术手段现代化面临的挑战及对策

百通期刊网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