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绿色通道

语篇语言学视角下隐喻功能的认知研究

关于本文的内容介绍
 从公元前四世纪隐喻研究的鼻祖亚里士多德开始,到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学者,隐喻研究经历了从语言表象到认知实质的深刻变化,研究角度也从单一的修辞学拓展到哲学、符号学、心理学和其他跨学科的多维角度。人们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作为认知现象的隐喻对人类的思维和语言的使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语言中的隐喻是以语篇形式出现的。Lakoff & Johnson早在1980年就论述隐喻的连贯功能。近年来,国内学者逐渐关注隐喻的语篇研究。魏在江(2006、2008)指出隐喻是语篇生成和构建的重要机制。张玮、张德禄(2008)使用了隐喻性语篇(metaphoric text)一词。作者认为,从语篇语言学视角,我们可以充分认识隐喻的语篇功能,修辞功能和语用功能。
  一、隐喻的语篇功能
  隐喻的语篇功能主要表现在建构功能。从上往下,隐喻建构语篇;从下往上,语篇建构隐喻的主题。
  魏在江(2008)指出,在许多语篇中,作者往往选定一个隐喻作为文学语篇的主题,以此支配整个语篇的脉络。让我们来阅读一篇小短文:
  男人如茶
  十岁的男人是柠檬茶,人性初显露,淡淡的青涩醇味,回味甘甜。
  二十岁的男人是雨花茶,初识情怀,至真至纯,滋味鲜凉而气色清香。
  三十岁的男人是碧螺春茶,阅历人生是一种去粗取精过程, 去除了浮躁又保持了香味而具有了独特美的风格。
  四十岁的男人是西湖龙井茶,简单中体现了完美,成熟中体现了高贵。 而又让这高贵是如此可以亲近于人。
  五十岁的男人是乌龙茶,经历了岁月磨炼,开始磨炼岁月。事过千万,不需过分显露,真情自然涌出。
  六十岁的男人是祁门红茶,经自然调和,收日精月华,滋味浓厚。
  七十岁的男人是银针白毫,已不必看见全人,只见其点滴,便可勾勒出全部风华,人性已飘荡其身形之外……
  这篇隐喻围绕主题 “男人如茶”,把男人的从十岁到七十岁各个年龄阶段比喻成为不同品种的茶,让人感觉文章衔接自然,意义连贯。
  以上例子是隐喻篇章自上而下的建构方式。作者先选定隐喻主题,再展开语篇的各个段落。反之,从隐喻语篇的各个段落,作者可以建构篇章的隐喻主题。隐喻主题是命题表达式,是一种述谓结构:甲是(像)乙。当我们阅读诗句: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我们会错误地认为篇章的主题是源头活水,但是一看诗的标题是“观书有感”,这就要从读书的角度来理解了。朱熹的这首诗歌的隐喻主题就是读书像(是)源头活水。
  二、隐喻的修辞功能
  传统的修辞观认为,修辞即劝说。虽然隐喻的修辞功能有描写、劝说等功能,囿于篇幅,这里隐喻的修辞功能只研究隐喻的劝说功能。比如,在人们的定势思维中,大毛病比小毛病难改。你如何说服别人“小毛病比大毛病难改”呢?我们来阅读下列隐喻语篇:
  大刺和小刺
  吃鱼的时候,小刺比大刺麻烦。因为大刺很容易被发现,小刺则必须下很大功夫才能清除。
  做人,小毛病要比大毛病难改正。因为大的差错很容易被发现,小缺点必须格外留意才会被发现。
  (刘墉 《中外文摘》2011年第23期)
  该语篇具有强大的说服力。因为刘墉陈述吃鱼时小刺难清除的事实,人们难以反驳。
  然后,语篇通过段落平行的连贯手段,使人们领悟到“做人时小毛病比大毛病难改”正像“吃鱼时小刺比大刺难清除”。这样,隐喻语篇增加了喻体的论据,从而增加了语篇说服的力度。
  三、隐喻的语用功能
  隐喻是一种语用现象。隐喻意义的理解需要语境。
  束定芳(2000:41)曾经举例说明语境的重要性:
  男青年踩了某作家,非但不道歉,还理直气壮。作家怒目而视,男青年心慌气短:“你能把我吃了?”作家不慌不忙道:“不敢,我是回民。”
  这段话包含了两个隐喻的交锋。“你能把我吃了?”男青年意思是:你是野兽。“不敢,我是回民。”的含义是我不吃猪肉,预设对方是猪,间接批评对方没有礼貌。
  另外,隐喻的语用功能还表现在隐喻体现作者的心理认知,表现作者的世界观。
  有一个幽默段子,说的是各行业人眼里的女人:
  生意人:女人像利润,只要有投入就有回报,但也可能血本无归。
  艺人:女人像编剧,悲剧喜剧,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哲学家:女人像大海,能载舟也能覆舟。
  气象员:女人像天气,时阴时晴,无法预测。
  白领:女人像笔记本电脑,虽然用的时候很方便,但随身携带麻烦。
  农 民:女人像土地,即使勤奋耕耘,也不一定有收获。
  大厨:女人像盐,多了很咸,没有就没味道。
  消防员:女人像火,她可以给你温暖,也可以烧得你体无完肤。
  科学家:女人像宇宙,尽管你努力探索,但还是看不透。
  虽然这些不同行业的人对女人使用不同的比喻,但是他们的心理认知基本是相同的,是从男性的视角审视批判女人。他们看待女人的观点是矛盾的,女人既有利,又有危险。这些男人认为女人存在种种不定因素,难以把握。表现出男人的控制欲,以及在控制欲实现不了时,对女人的贬损和无奈。
  四、结语
  在语篇语言学视角下,隐喻主要具有建构功能,修辞功能和语用功能。隐喻的建构功能有两种形式。一方面,作者围绕隐喻主题,组织材料,安排段落。另一方面,隐喻语篇建构隐喻主题。隐喻语篇产生修辞的效果,说事论理具有强大的说服力。在语境中,读者不但能够识别隐喻结构和隐喻意义,而且能够洞察作者的心理和认知。
相关文章

上一篇:“视野与方法: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现状”研讨会综述
下一篇:没有了

百通期刊网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