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绿色通道

对跨文化传播中误读问题的透析

关于本文的内容介绍

  【摘要】“跨文化传播”这一说法的提出已经有四五十年的时间了。在这期间,跨文化传播迅猛发展,对其研究也越来越多,但是大都是在批判跨文化传播中“美利坚文化”的霸权主义。本文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认为跨文化传播中的“美利坚文化”并不是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具有极强的侵略性,只要各国政府在跨文化传播中奉行“拿来主义”,就会使得本民族文化继续发扬和光大。

  从1959年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曼德华·霍尔在他的《无声的语言》一书中首次提出“跨文化传播”以来,已有四五十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印刷技术和电子通讯技术的发展,使得地球变成名符其实的“地球村”,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了解天下事。技术的进步推动了传播的发展,传播又超出了地域的局限,这样,跨文化传播就蓬勃壮大了。

  跨文化传播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之间发生的信息传播与文化交往活动,跨文化传播在各国未来的发展中越来越举足轻重,但是随即产生的问题也备受大家的瞩目。

  首先,在跨文化传播中一个必须要解释的概念就是全球化。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先生在《软力量与全球传播》一书中对“全球化”作了如下解释:“所谓全球化,从目前来看,是属于支配地位民族(美利坚民族)的文化,是美国单向传播的全球大众文化。美利坚化的文化是中心文化,非美利坚文化是边缘文化。”国内有不少学者认同这一说法,认为美利坚文化的中心地位是对发展多元文化的一种障碍,所以,有不少文章非常严肃指出,美利坚文化是必须要受到遏制的,他们认为传媒(传播和媒体)的全球化既不平等,也不民主,它带来的是文化帝国主义和新闻霸权。

  其次,随着网络技术的逐渐发展,有很多人针对网络与跨文化传播之间的关系展开了论述,代表观点就是网络也是美利坚文化在意识形态方面对全球非美利坚文化的一种侵略,认为这是在潜移默化之中对非美利坚文化的拥有者进行的“洗脑”。因此,许多人打着“文化多边主义”的旗号对美利坚文化进行抵制。

  暂且不论这些观点的正确与否,作者要从文化历史和政治经济的角度来说明以上的看法其实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文化情结,这种看法不利于文化之间的融合发展。倘若一味阻挠所谓的“主流文化”的流通,就不能使我们自身文化与世界文化进行交汇,也就是说,以上的观点,其实就是对跨文化传播的一种误读。作者想从以下几个方面对这种误读作一番论述。

  1.从文化自身的历史发展角度解读世界“主流文化”的地位

  其实,历史上任何一种居于世界主流位置的文化都是与该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密不可分。以古希腊文化为例子,古希腊文化是公元前第3千纪末至前1世纪下半叶生活在巴尔干半岛和地中海周围广大地区的古代希腊人创造的文化,古希腊科学文化是古埃及、巴比伦、古印度以及其他东方文化与希腊科学文化相交汇、融合的产物。

  约在5000年前,古代两河流域的居民就会制做色彩富丽夺目的彩陶了。人们常用的生活用具象酒杯、油缸、炉子、灯盏等几乎全是陶制。古代两河地区的金属制造工艺也达到了相当纯熟的水平,两河流域有重约2吨的青铜铸像,手工业行业很多,象制砖、织麻、刻石、珠宝、皮革、木业等等,可见当时的两河流域地区社会经济十分发达。古代两河流域人民在文化上也有巨大的成就,在人类文化宝库中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他们很早就有了文字,这就是著名的楔形文字。当时的希腊文化,在欧洲一直占有统治地位,希腊政治经济的发展为古希腊文化的昌盛作了坚强的后盾。

  同类而言,当今世界,美利坚文化所占的统治地位也正是由于美国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决定的。其实,历史上每一个特定时期内,都会有一个民族的文化站在比较主导的位置上,这是毋庸置疑的。一种文化占据统治地位,不一定意味着别的文化就会销声匿迹,相反,其他文化是应该继续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发展的。这种文化的发展,不是靠抵御外来文化形成的,而是要本国政府积极制定相关的政策去保护、发展自身文化。

  韩国文化现在对亚洲乃至世界的影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哈韩”的服饰令中国的年轻一代趋之若鹜,并且,韩剧风靡亚洲。韩剧的故事情节贫民化,充满幻想的色彩俘虏了大批人,韩剧中顽皮的爷爷奶奶、严厉的父亲、慈祥的母亲、充满快乐而经常又为琐事赌气的男女主人公,都会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影响。剧中讲述的生活琐碎会让观众感到身临其境,尤其是男女主人公曲折纯洁的爱情故事,会让人看完后还意犹未尽。

  我们从韩剧流行亚洲的背后,似乎应该可以感受到韩国政府本身对于推行韩国文化所作的不懈努力。当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们在呼吁美利坚文化剥夺其自身文化的生存空间的时候,我们能不能辩证的看待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本土的文化就这样轻易被别的文化所替代?除了客观上的原因之外,有没有主观因素?政府有没有在本国文化推行方面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有没有加大推行本土文化的力度?

  法国有一段时间抵制互联网,就是因为害怕外来文化侵略法国文化。作者认为这种做法实在有一点荒谬,在一个讲究“融合”的时代大背景下,怎么会有如此的举措?尽管法国政府的初衷并没有错,他只是想保护本土文化,但是此类作为未免有点荒诞,总不能把法国置身于“全球化”的力量之外吧。

  世界各国的政府,应当制定一套适合于本国文化推行的措施,这样,在引进外来文化时也很好的保护了本土文化。中国清朝时候魏源说过“师夷长技以制夷”,所以只有在吸收引进外来文化的精华后,才更有利于发展本国文化,而不是一开始就拒绝外来文化的进入。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讲,那就是“拿来主义”。如今,我们的生活中的确充满着美国文化,比如麦当劳、肯德基、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等等,均是美国文化的典型符号,所以很有些人对此颇为担忧,认为我们年轻的一代就是美国文化的产物,就连在传媒领域,也充斥着“美利坚文化”的影子,对于这一点,作者是认同的。但是有没有人透过这些现象看到本质:是什么原因使得我们周围充满的是别的文化的影子?对于这点,肯定会有人说,这是美利坚文化对我们无声地浸润。那么请问,我们除了一位埋怨美利坚文化的无孔不入外,还做过什么?就拿中国民间传说花木兰来说,竟然被美国改编成动画片,这样的话,我们的后代是不是会认为花木兰是一个发生在异国他乡而不是中国的故事?在故事中,原本美丽、坚定的花木兰变深成一个热衷打杀、疯狂寻找男朋友的变态狂,这样的变化,会不会使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感到惊讶与不安?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副研究员姜飞在《试析当前跨文化传播中力量的博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7年9月)一文中这样说道:“殖民主义彻底打破了文化的自我进化的机制,而后殖民时代的文化新殖民主义秉承了殖民主义的气质,日新月异的大众传播技术伴随着具有全球野心的跨国媒体的出现……,制造出‘一系列种族歧视之中的种族歧视’……。”同时,文中还列举了大量外国文化因素对中国的文化包围,这本身已经说明一个事实,这就是我们自身不够重视我们的文化,才会使得外来文化洪水般保卫我们的生活。

  作者认为,要想使得我们自身的文化不消迹,政府就应当扮演文化领航人的角色,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倡导本土文化,传媒也要加大文化传播本土化的力度,对本国受众起到“润物细无声”的作用。

  2.从“新殖民主义”角度看待“主流文化”和“非主流文化”的融合

  国内外学术界十分关注新殖民主义问题,我国学术界的传统观点认为,新殖民主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强国对非西方国家实施的一种侵略政策和手段。在“新殖民主义”的基础上,又衍生出了“技术殖民主义”,就是指发达主义国家(特指美国)对发展中国家借技术输出之名,对其国家的文化和意识形态进行颠覆,甚至有人指出,这种“技术殖民主义”的危害性远远高于传统意义上的殖民侵略。进一步细化来说,就是认为计算机互联网加速了“非主流文化”的消亡,对此,作者提出了几点质疑:

  2.1 现在许多非英语国家的学者,包括某些中国学者认为,以英语作为互联网的语言就是对其本国文化的一种无形的颠覆。

  对此作者不禁疑惑,如果不以某一种特定的语言作为共用语言的话,跨文化交流会如何进行?原本,在跨国交际中语言和文化因素就是两个不可逾越的鸿沟,不同国家、民族之间的人们必须用一种相同的符号来进行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英语作为国际语言的使用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这种约定俗成使得跨文化交流的障碍减小了许多。如果,我们设想一下,在跨文化交流中没有一种固定的语言模式,那编码和译码之间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如果纯粹是以某种语言的使用来界定文化本身,这也未免太草率了吧。

  2.2 为什么美国的科技技术现在在世界上占领主导地位,除了其强硬的经济背景外,美国的移民政策也是推动其科学技术发展的直接动力。

  大家在看待美国文化表面时,不能忽视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对美国科学技术发展做出的努力,间接说,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中的“精英”,就是“美国神话”的缔造者,所以,美国文化的背后,是世界文化融会的结晶。所以作者看来,我们没有必要对“美利坚文化”的全球流行产生恐慌,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美国文化的全球性传播。

  除去美国文化政治对发展中国家所带有的霸权主义色彩外,客观地说,美国科学技术以及文化的发展,是对世界文化的一种推动。要想保护我们自身文化的安全性,就不得不制定相应的政策来扶持,意识到了西方文化的冲击,我们就要积极应对这种冲击,不是只有抵制就能解决问题的。

  2.2.1 我们就应该在思想文化领域和西方文化霸权(确切说,就是和“美利坚文化”)展开一场“持久战”

  众所周知的,年轻的一代,思想比较活跃,非常能接受新鲜事物,美国式民主的、自由的思想最能迎合青年人的口味,另外,或许也是出于一种时髦,年轻人比较效仿美国式的生活方式,这其实就是对中国传统的一种挑战。所以,我们要在思想领域和“美利坚文化”打一场持久战,对年轻的一代进行中国传统的熏陶,但不能操之过急,要知道,思想领域的操之过急,往往产生反面的效果。我们要让年轻的一代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让年轻人自己在逐渐学习的过程中成熟起来,懂得“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拿来主义”,至此,方可说在思想领域的成功。

  2.2.2 大力弘扬本民族文化,重视视听媒介的引导功效

  媒介在弘扬民族文化方面是十分有优势的。媒介可以充分发挥视听传媒在文化传播领域的引导作用。视听传媒作为一种潜在的教育,来自其文化审美内涵,娱乐的含有意味性的形式的变换,以及公众的大量的不自觉模仿和潜移默化的接受。

  2.2.3 学校的教育应当重视本民族自身的文化

  前不久,教育部把国粹京剧引入中小学生课堂,做到“保护国粹,从娃娃抓起”。作者认为,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举措,现代社会,愿意听京剧的人越来越少,很多年轻人已经完全被hip-hop、R&B、美国乡村音乐等外来曲目吸引,几乎没有人听过京剧,国粹面临后继无人的处境。国家强制出台的这项政策,对保护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虽然在推行京剧教育的同时,会因为不同地区的差异而存在欠妥之处,比如南方地区,就很少听京剧,尤其广东福建一带,京剧教师的资源远远不够,但是无论怎样,这项措施最起码能让我们的下一代接触到京剧启蒙教育,这就已经扩大了京剧的生存空间。

  2.2.4 要提高媒介素养,构建健康的大众传播媒介

  2008年刚一开始,闹得沸沸扬扬的“艳照门”事件可谓是许多传播媒介争相报道的焦点,“新、星、性”真是出尽了风头,但是在这个媒介热点的报道背后,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这样的报道,除了能满足受众一时的好奇心外,还有什么深刻的含义么?甚至,国内一家比较有知名度的大型的报纸媒体,还刊登了某女明星的裸体照片,此种做法,纯属用噱头来炒作,在“艳照门”事件中,媒体担任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充满低级趣味的“猎奇者”。

  提高媒介素养、构建绿色媒介生态,就是我们大众传播媒介调整自己的当务之急。完整的媒介生态系统包括媒介生态因子(媒介各构成要素之间、媒介之间的相对平衡的结构状态)和环境因素(政治、经济等外部环境因素与媒介关联互动而达到的一种相对

  平衡的结构状态)两方面。媒介生态因子构成媒介微观生态,是媒介各构成要素之间、媒介之间的相互作用所产生的平衡,这种平衡能够使媒介的结构趋向完美的状态。媒介各构成要素之间、媒介之间的相互作用所产生的平衡,还要受到环境因素的制约。环境因素构成媒介宏观生态,是指政治、经济、文化等生态因子与媒介的相互制约和相互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媒介是在环境中,同时媒介本身也构成生产和传播环境。

  3.结语

  跨文化传播的风生水起,让传媒市场随时面临“重新洗牌”,如何在外围强大的文化攻势下保护本民族文化的独立性,这是迫在眉睫的一个问题。单纯的“堵”和抵制,不能解决存在的隐患,当然我们也不能夸大或者无视西方文化的霸权主义,只要我们自身建立健全的跨文化传播应对机制,就能在纷繁复杂的多文化、多民族交融中保持自己的特性,使本民族文化得以发扬和光大。

相关文章

上一篇:如何搞好新疆少数民族双语教学
下一篇:没有了

百通期刊网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