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绿色通道

“牵肠挂肚”转基因主粮

关于本文的内容介绍

继蔬菜、玉米转基因种子之后,2009年11月27日中国农业部批准了水稻证书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2010年1月6日,此次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获得者——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公开宣布: “转基因水稻最迟5年内走上中国人的餐桌。”

2010年2月8H上午,中国、阿根廷花生功能基因组合作研究中心项目正式签约落户大学科研区。报道称,此项目建成后,对于推动胶南市乃至青岛花生科研推广、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提升胶南市知名度具有重要意义。

一切似乎都如春雨润物细无声,但逐利的资本永远嗅觉灵敏。2009年11月23日,中国第三大种子生产商奥瑞金公司的纳斯达克股价涨了一倍:而有“转基因水稻第一股”美誉的丰乐种业2009年12月2日强势封住涨停,短短一周丰乐种业涨幅高达23%。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今天的我们,几乎每餐都要用转基因豆油炒着转基因菜椒、西红柿时,五年前率先发出信号的同样是股市……

其实,如果转基因食物仅仅是“利”的问题,不是个问题;问题是当一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掌控住一个国家的家家户户的餐桌,掌控住一个民族的基因时,这个问题就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生存死亡,就是个要命的问题。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首先,让我们弄清转基因作物的三个主要特点:一是对原始的野生农作物具有灭绝作用,一旦种植了转基因作物,野生农作物将从此灭绝,这一点已被实践证明,不再属于理论问题;二是转基因产品都是绝育产品,不能像野生农作物那样,可以用打下的粮食作为来年的种子,而只能每年都购买新种子;三是对农药化肥具有特殊要求,只能使用转基因种子公司指定的农药化肥。

其次,从1998年到2009年欧美各国科学家就转基因试验报告可得出以下结论:食用转基因土豆、玉米、大豆的小白鼠,出现了以下症状:肾脏、胸腺和脾脏生长异常或萎缩或生长不当;影响生殖能力;脑部萎缩;免疫系统和神经系统部分萎缩等异常现象。

2007年,法国科学家证实,世界最大的种子公司美国孟山都,它们出厂的转基因玉米,对人体的肝脏和肾脏具有毒性。最新的数据是2009年12月22日,法国生物技术委员会最后宣布,转基因玉米弊大于利。

种子影响一个国家的命运?一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足以对付一个国家?听起来好像又回到春秋“吴越争霸”时期,卧薪尝胆的勾践用煮熟的种子,灭掉了吴国,替代其在南方的霸主地位。然而,今天的种子之战,比春秋时期更要残酷。

2008年,法国独立导演玛丽·莫妮克·罗宾拍摄了一部名为《孟山都眼中的世界》,解开了这家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及化工公司长期危害环境、制造卫生健康丑闻的公司的可怕嘴脸。但孟山都的故事并不止于此。

20世纪80年代以前,在南美洲大地上,阿根廷人民的生活水平令世人羡艳,当时阿根廷的农业生产体系是多样化的、富饶多产的,由小型家庭农场所主导。这片富饶的土地和农耕文化,不仅能够实现农产品的自给自足,还能产生大量剩余。政府无须对农业进行补贴,农民的债务也微不足道。

20世纪90年代中期,受洛克菲勒家族及其同伙纽约大银行的贿赂而变得腐败透顶的阿根廷政府,从此将巨大的灾难带给阿根廷人民。总统梅内姆声称,要在该国实行粮食生产的基因作物工业化种植,高产多卖以偿还外债。这个技术含量并不高的谎言,彻底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农业,甚至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命运。

1996年,美国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Monsanto)在阿根廷现身。此后,转基因大豆几乎让阿根廷的农业经济毁于一旦。传统的谷物、小扁豆、豌豆和绿豆种植田地几乎全部被转基因大豆侵占。2002年,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占据了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的99%。

由于长期依赖孟山都,阿根廷民族工业长年忽视科技研发,当他们认识到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种子占领大草原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抗农达”是由孟山都生产的除草剂的名称,它可以除掉全部杂草,只有孟山都的大豆种子对其有耐受性,阿根廷的本国种子也会被当成杂草杀死,而该国的技术人员对此无能为力。不仅如此,孟山都转基因大豆专用的农药不仅杀死了附近农民的庄稼,还伤害了牲畜。动植物畸形,人也频繁出现恶心、腹泻、呕吐和皮肤损伤等症状。

阿根廷并不是转基因农作物影响的唯一国度,更不是最后一个。同样是孟山都,又盯上了巴西。巴西长期不允许种植转基因大豆,孟山都公司就索性买通了巴西官员,将转基因种子从阿根廷偷运到巴西,弄成转基因大豆被大面积种植的既成事实,从而对政府施加压力,国际粮食巨头由此窃取了巴西的粮食主权。

相关文章

上一篇:鸡腿菇新品种临J—12的营养成分研究
下一篇:转基因在法国

百通期刊网相关文章插件